【爱情美文】醉生梦死,泪流入海

发布时间:2012-08-28 类别:爱情美文
  醉眼迷离半寐,纠紧衣角,以为可以抓住温暖,细数发丝,触抚了满是泪痕的双颊,究竟没有醉生梦死,只是一夜的泪流如海。
  
  ————呓语
  
  这一夜,泪水肆意泛滥,溢出了眼眶,跌落了衣衫,浸上了睫毛,醉意勳然的坐在电脑前,喝了些许的酒,只为了可以瞬间的虚脱,连日的淡静在泪水倾泻下,尽毁,逃不开,心里一波波袭来的,依旧是那熟悉的痛楚,无言地悲泣,敲打着数日里隐忍的话语,尽数的倾说,在这个七月里开始了,以为是结束,谁知却也是伊始,不能却步的情意,把自己逼到了尽头,不知如何收放自如,始终不能做到如此的境界,单一的念想,无数次的摧残了身心。
  
  一个不能遗忘日子,不能自已地发去了祝福予他,深夜里徘徊等待,继而安睡,终将醒来,在一片漆黑中,满目的是黑暗,尽是哀戚的气息,顷刻间,泪水坠落在发际间,滑进了耳蜗内,记了多时的日子,在这样沉默无语时就泅渡了,尽所能地记得,那些珍藏起来的话语,一幕幕地迅即映现,电影般的情节,只是记录一段少时青春
  
  敏不时地簇拥,不时的鼓励,心却是一遍遍地阵痛,自己还可以以何种资格去企及,他的声音许久不曾听到,以为淡忘了的如今仍然响在各处,幻听如此的深重,孱弱的心房历验了经久的肆虐,不能完满的陈年,经久不衰侵蚀着内里,以为疏离了,会是最好的选择,谁知,殊途不归的心,天涯漂泊,流浪不依,犹如一具行尸走肉游走路途,若远若近地飘荡,不知何时归家。
  
  走了多远了,记得的不能遗失,那么距离可以释解悠久深层的旧患吗,多次询问自己,还要走多长多远,才能足以倾忘尘烟,淡化心伤,给定的期限过去了,仍是不断反复循环,一次甚于一次的,瞒于人心下,是伤痕的不堪,难以启齿,因此日复一日的沉默着,终于封埋了自己,尘土下的身影,孤影迷离,或许永将是如此的苍白荒凉了,轻轻地来,虚饰着苦痛,言语里云淡风轻,如浮云般离开。
  
  深处自闭,锁上了心门,日间,面向阳光会微笑,怡笑嫣然的笑脸僵化了,似要撕裂的唇角抽搐上扬,为了谁,要如此强颜欢笑,只是不自觉间的习惯,杂念成殇,无从安念了,厚重的思维层层叠加,在忙碌与清闲之间,凌乱了所有,独一不变的依旧是思念,忘了该要去淡忘想念,只在过去中沉怀,曲终人散的如今,变成了游魂,在深夜里,在文字散尽思怀。
  
  他漠然的回复,至今收藏,翻看时,泪止不住,十多条的信息,只是一些简洁的字句,终于发觉,自始自终他只一条询问自己,昨晚深夜里,无眠看尽了全部,唏嘘凄清,双手抱住身体哀泣不断,此前无泪时段的泪滴,无尽的坠下,紧紧咬住唇瓣,直至传来裂痛,挖空心思的祝愿,淡漠云烟的语调,原来连自己都以为一切都可以冷冻起来,如若心脏不抽痛,如若泪水不缺堤,哭泣似要窒息,瞬间地不能呼吸,紧靠着枕头坐起来,把双眼埋在膝盖间,任由泪水洒下,沿着眼角,抵达脚尖,双手捂住嘴唇,声音吞没在咽喉中,良久,终于再次躺下,疲累的身心,凄然入睡。
  
  那日,交代了一些些的细节,叫他生日记得要吃面食,要吃鸡蛋,而他也只是淡淡的回复说,这些都不吃了,绵长的心思瞬间被灭杀了,最后,静静地发去,生活或许不尽人意,但相信会更好的,终于结束了一次苦涩的倾谈,不远时日以后,倘若不再发去问候,就会轻易地被遗忘,这是自知的,劫难的宿命终会是如此,坏绕于他身边的女子何其多,而自己,只是淡然隐逸的幽花,没有触目动心,只是会萦绕在他身边,却默然无声。
  
  今夜,重复翻看记录,一条条,终于无力地,含泪按下了删除,此前都如此,将一切珍藏,某日某时,还是选择了删除,看着屏幕中的等待字眼,瞬息间就把许多的纪念除去了,机械般的无情,如此的决绝,不容置疑的,摒除了存在的,脑海里,深刻的痕迹,只能糜烂,如若是瞬间删去,该是生命完结的时刻了,人之将死,何以留待。
  
  连日里听着一首歌,浮花,激起了内里涌动的悲伤,听来时,张开唇想要哼唱,咽喉哽咽,中间处便停顿不前,眼中泛泪,中断了旋律依旧在循环播放,只是口中吟不出成段的曲音,梗在了喉中,一曲女子悲歌,哀尽了潜存的心事,输给了爱情,为何尚有半秒想要放弃生命,莫问真假,怕太早将一切看化,当一声声地唱起,为何颓丧到失去了生命,低泣中拭擦着泪痕,悲哀女子,苦楚情丝。
  
  买来了酒,独自喝着,杯子里装满了黄色的液体,泡沫浮面,喝下了一杯又一杯,眼角滑落了串串的泪珠,不能休止的哀楚袭来,沉默无言地敲打文字,微然的醺意任意地流散,此刻放任自己,找到了缺口宣泄,滑过手指,滴落在键盘,屏幕迅即模糊不清,间歇了良久,暂缓了心绪,含泪颤抖手指,此时已不能微笑,发丝掩饰了满面的泪痕,此般脆弱,无人知,一人独酌,夜色撩人。
  
  多次,这个深夜里,在屏幕前停驻,掩面垂泪,思忆如此的厚重,是心过于残缺,难以承载顿重,断断续续的延续着,写下了大段的泪迹斑驳的文字,所想所思不能眠灭,安放不下的哀楚,于今夜里,层层浮现,这个七月,说好要安好的,说好要安和,一切的预算都归于虚浮,自始是内心荒凉,如何去填补那巨大的裂口,想起了冰冰的叮嘱,再次的泪流满面。
  
  冰冰,纯美简白的女子,终于步进了幸福,她是自己最早的陪伴,那天深戚中看到了她的信,长长的一段段,如我所期盼那般,深感心安,似乎听到那来自远方娇美的声音,告知我关于她和他终于结束了爱情长跑,拥获了美满,从此人生丰盛美好,她说以后会很少来了,但想念是不会终止的,记得那时,我与她说,对我的想念一点点就满足了,更多的思念留给你生命中相爱的男子吧,一直内心祝愿她该如现在这般与一个相爱的男子执手相依,如今,终于如愿了。
  
  深夜躺在床上时,想起冰冰,止不住地落泪,那些她与我描述的细节,于脑海中连续影印,幸福安逸的两人,尽是安和温馨的微笑,祝福他们安享这得来不易的真情,自此一生安好,偕老共生,这样美好的结局该是赐予内心良善的女子,永远记得那低迷时无数次的温词暖语,记得最初的相遇,记得说好的相伴相依,纯白的情谊,在心隽永。
  
  大片的句子里,叮嘱了所有所有,看着看着,止住的泪水,又再次滑落,她说,情,以后多照顾自己,也许我不能及时在你吃方便面哽住的时候问问你好不好了,情,好好爱自己,不要那么伤感了,我相信,一直相信你会幸福,记得走路不要恍神,记得按时吃饭,记得不要整夜翻转不瞑。记得不要一直都哭。记得不要太牵挂别人。
  
  此前看着她所处城市的电视节目,苏州,一座美丽的古城,忆起了她或许已经远离了,前赴了他城,静静地踏进了她家,留下了大段的言语,诉说着,冰冰,苏州,从前因有你在,于我来说,是一座暖城,如今,没有了你,变成了一座空城,我想他日,会踏上那里的石板路,感受你成长的气息,几行的文字,按下了确定后,内心空泛,似乎倾尽了所有。
  
  哭着看着此前的信一次又一次,冰冰,今夜,我不能自控,一直一直哭,然,我会记得的,记得你的话,你的嘱咐,在这里会等着你来看我,尽我所有的时间来等待,且,与你盼来小生命,希望你来看我时,我还能在,于原地想念,拥抱你,看你的幸福笑颜。
  
  冰冰,彼此不离。
  
  数日,断绝了外界联系,封埋在角落里,无言地敲打,凉薄的本性,隔膜了所有,以为这样就能冻结了疼痛,习惯了静默地隐忍,午夜未眠时,埋进了书中,密麻的字词浸染了淡开的泪滴,触摸着泛化模糊的墨迹,手指灼痛,不忍碰抚。
  
  一段关于我,关于冰冰的缘事。
  
  这一个天亮,始说晚安,浮花唱了一夜,耳边循环,想起了这个词人林夕,据说染上了艾滋病,内心震撼,如此的才人为何竟安排他的人生如此的短暂,哀叹惋惜,再一次,看着歌词,句句是女子的心声,泪湿。祝福他在余生里安好。